果果逗

果果逗

野战满足丰满呻吟

时间:2022-10-08 14:25:06 作者: 来源:

“哇......”

婴儿细碎的啼哭,打碎了冬日的静谧。

好冷啊......

小念念也不知道自己是踩了什么狗屎运气,身为神兽饕餮,却莫名其妙到了一个小婴儿的身体里。

这还不是最惨的,最惨的是她刚一出生就被丢到了这个荒无人烟的山林里,身上仅有一块薄薄的包被。

此时正值腊月,一年当中至寒之季。

她想运用灵力抵御严寒,却发现这具身体里一丝灵力都没有。

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。

小说

她小小的身子都快要被冻僵了,嗓子也早已嘶哑,只能强撑着发出一点似猫叫般的呜咽声,希望能有人路过听到自己的声音。

可都过去了大半天,还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。

小念念慢慢有些绝望,她好累啊,体内又冷又热,好想睡一觉......

“咦,二哥你快来看!这里有个小娃娃。”

就在昏昏沉沉之际,一道声音好似惊雷一般在头顶炸响,让她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小念念睁开眼睛看向来人,那是一个面黄肌瘦的小男孩,身上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夹袄,一身古代的装扮。

小男孩脸上还挂着鼻涕,看着也就六七岁的年纪,此时正好奇的打量着她。

呜呜呜......

可算是等到人了,终于不用被冻死了。

不远处传来另一道声音,“虎子你在胡说啥呢?这里哪会有什么小娃娃。”

“真的真的!”虎子朝着不远处招手,“真的有个小孩,二哥你快来!”

没多大会儿,又有一个脑袋伸到了小念念的上方。

虎子的二哥看着也就比虎子大个一两岁的样子,皱着眉头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,手里还拿着一个破旧的小竹篮。

“二哥,她好可爱呀。眼睛黑亮黑亮的,脸蛋就像奶奶家树上的红柿子。”想到甜甜的柿子,虎子馋的舔了舔嘴唇。

他伸手戳了戳小念念通红的脸蛋,和柿子一样软,只是怎么好像有点烫。

“二哥,她的脸怎么这么烫,你看看是不是发烧了?”

栓子皱着眉头探了探小念念的额头,发现确实烫的不行。

他咬唇思索了两秒钟,随即放下竹篮伸手将小念念抱了起来。

在栓子的怀里,小念念终于感受到了一丝温暖,长时间的担惊受怕和饥寒交迫,让她再也撑不住昏睡了过去。

才出生的婴儿软软的一团,栓子都不敢用力抱,只是小心翼翼的托在怀里,快速朝着桃李村的方向走去。

桃李村地处景国以南,三面环山,是一个不足百户的小村落,村民们大多以种地和打猎为生。

今年更是因为干旱收成不好,导致部分村民逃荒而去,如今只剩下四五十户人家。

不到半个时辰,栓子兄弟二人来到一座院落门口。

说是院子,其实只是用竹竿简单围了一下。院子内有三间土坯房,一间主屋和次屋,两间卧室相连,另外一间则是厨房,连个堂屋都没有。

两兄弟刚走进院子,就有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围了上来,连穿的衣服也是一样的灰色短袄。

“二哥,三哥,你们可算回来啦!”

“三哥,我要跟三哥玩!”

“团子,圆子,你们先让开,二哥三哥有事要找爹。”

这是他们的双胞胎弟弟,名叫团子和圆子。

栓子绕开了他们俩,抱着小念念往主屋里走去。

主屋里,一个长相憨厚留着络腮胡的中年男人手里正端着一碗药,慢慢的喂着半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女人。

“来,有点苦,你慢点喝。”

女人轻轻的摇了摇头,笑容苦涩。

“苦点没什么,我只怕我身子不好,一直拖累你们。”

女人名叫李如兰,是栓子他们五兄弟的生身母亲,男人是她的丈夫沈正文。

沈家养了五个小子,而李如兰自从两个月前滑胎之后就一直卧床不起,里里外外全靠沈正文一个人撑着。

沈正文心里也清楚,李如兰不是生了什么大病,只是滑胎过后身子亏空,营养不良才导致身子一直好不了。

说白了,就是穷病。

正在这时,栓子抱着小念念闯了进来。

“爹!爹你快来看看,这有个小孩发烧了!”

“怎么回事?”沈正文闻言放下药碗走了过来,看向包被里的小念念,表情一愣。

这个孩子,长得真是水灵。

小巧的鼻子,粉嘟嘟的嘴巴,比他那几个小子刚出生的时候可好看多了。

就是这脸蛋未免太红了,红的不正常。

他伸手探了探小念念的额头,连忙接过放到床上,摊开她身上包裹着的包被,却发现她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穿。

李如兰也看到了小念念,见是个女孩,表情略微一怔,眼神里闪过一丝忧伤。

这么好看的女孩,居然还有人狠心丢弃。

而她生了五个小子,一个女儿都生不出来。如今这副身体更是不能生育了,没能生个可爱漂亮的女儿是她永远的遗憾。

“这么小的孩子,根本吃不了药。”沈正文一边拿出一件打了补丁的秋衣盖在小念念的身上,一边说道。

“栓子,你去烧点开水,等会儿给她洗个温水澡降降温。虎子,你去拧一把湿毛巾,记住要凉的。”

两兄弟领命而去,沈正文自己则按摩起小念念身上的穴位来排热。

对于发生的一切,小念念全然不知。

她在外面冻得太久,寒气入体,再加上体热发烧,小小的身子撑不住陷入了昏迷之中,一天一夜之后才醒过来。

这一天一夜里,栓子和虎子二人时不时跑来查看,生怕捡来的小妹妹就这样睡没了。

小念念才一醒来,胃里顿时翻江倒海的难受。

从出生到现在,她还从未吃过任何东西,早就饿的不行。

“咿呀......”她试图用自己的声音表达出自己的饥饿。

此时的她躺在李如兰的身边,乌溜溜的眼睛眨巴一下,又眨巴了一下。

这可爱的模样,看着李如兰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着。

“哇!小妹妹好可爱呀!”

正在这时,虎子的脑袋也伸了过来,盯着小念念傻笑。

栓子倒是比较淡定,只是站在一边,不过眼神也是从未离开小念念。

双胞胎兄弟圆子和团子也走进了房间,他们如今才三岁,小短腿站在地上根本看不着可爱的小妹妹。

于是两人端来小马扎想爬到床上去看看,却被李如兰无情的赶了下去。

“去去去!别压到了妹妹。”

小念念急了,现在可不是看她可不可爱的时候啊,再可爱的人也会被饿死的!

看来还得使出婴儿的必杀绝技,哭——“哇......”

“来,吃的来了!”

正在小念念准备放开嗓子哭起来的时候,沈正文端着一碗米汤走了进来,一听说有吃的,她立马不哭了,还开心的吐了几个口水泡泡。

沈家家徒四壁,根本没有什么能给婴儿吃的,这是用家里仅剩不多的大米熬出来的一碗米汤。

小念念睡了许久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,这碗米汤就一直在锅里温着。

米汤一端进来,顿时米香四溢,屋子里的几个孩子都不自觉咽了咽口水。

他们也早就饿了,可也没人去争抢,大家都知道这是给小妹妹喝的。

米汤一勺一勺的下肚,很快碗就见了底。

“这......”沈正文看着手里的空碗惊叹道,“这小娃娃也太能吃了吧?”

他也是养了五个孩子的人,小孩子的饭量他很清楚,刚出生的奶娃喝个五六勺米汤就能饱,而这个捡来的小女娃居然喝了一大海碗,抵到一个三岁孩子的饭量。

虎子闻言满脸的崇拜,“哇!小妹妹好厉害,居然能吃这么多!”

小念念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,脸上出现了一丝得意。

哼!她可是天底下最能吃的神兽饕餮,可吞天地万物,当然厉害了。

要不是爷爷给她设了封印,就算再来十碗米汤也不够她喝的。

吃饱喝足,又在温暖的被窝里,此时她的舒服的眯起眼睛,又开始昏昏欲睡。

李如兰摸摸她柔软细嫩的脸蛋,眼里都是不忍,却还是狠心对沈正文说道:“文郎,咱们家这么多人靠你一个人养活已经很不容易了,这个孩子这么能吃,留下她恐怕负担不起。还是把她送到里正那里去吧,或许能有个好人家收养她。”

送走?小念念一下子清醒过来不敢再睡,扁着嘴心里委屈的不行。

她才体验了一下被人照顾的感觉,如今又要被丢弃了吗?

“好。”沈正文思索了一下,虽然不忍心,但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,把小念念留在自己家也只会跟着吃苦,更何况他如今也实在没有精力去照顾一个小婴儿。

说着,他就要去抱床上的小念念。

可此时却有人拦在了他的面前,“不行!不能抱走她!”


相关推荐

女生小说热门

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 坐着脸上㖭

在公厕被灌满jing液 强奷h工地短篇

前后夹住两根大玉势 小芸在地下室被C

第章村医难受呻吟春药 美丽校花呻吟求饶

野营帐篷里的呻吟h 学校没人的地方做了三四次

gl高肉做到哭(ABO) 门卫老头狠揉双乳

女生小说推荐

热门文章

分手后有尊严的一段话,分手后的短句八个字

回忆曾经美好的说说,关于回味经典的句子

最暖心霸气的爱情句子*暖心浪漫说说短句

新车异味很大怎么办/六方法巧除新车异味

中医怎么看绿豆煮姜_体寒的人适合喝什么降火

5种妙招缓解眼睛疼痛:7个小偏方可治疗干眼症